李大钊故居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著作文集 >> 内容
 
民彝与政治
作者:李大钊 查看: 时间:2007-9-26 2:37:32 【
夫尊重史乘、崇奉圣哲之心既笃,依赖之性遂成于不知不识之间。然而史乘之往辙,不可以回旋也,圣哲之伟迹,不可以再见也。而兹世所遘之艰巨,所遇之屯蹇,虑非一己微末之才所能胜。于是忧乱思治之切者,骇汗奔呼,祷祀以求非常之人物出而任非常之事业。从而歌哭之,崇拜之,或曰此吾国之拿破仑也,或曰此吾国之华盛顿也,或曰此内圣外王,尧、舜、汤、武之再世也,吾民宜举国权而托诸其人也。神奸悍暴之夫,窥见国民心理之弱,乃以崛起草茅,作威作福,亦遂蒙马虎皮,炫罔斯民曰:吾将为汝作拿破仑也,吾将为汝作华盛顿也,吾将为汝作尧、舜、汤、武也。炫罔之犹以为未足,更为种种羁縻延揽之术,以迎秽纳垢,府聚群恶。凡夫权势利禄之资,无不为收拾人心之具。风声所树,群俗为靡,而顽懦淟涊之徒,相率趋承缘附于其侧,以供奔走驱策之用,而颂言斯人为“神武”。然而“神武”之人,兹世亦安有是物,特一群心理,以是相惊,伯有之厉,遂为黎丘之鬼,而“神武”之势成,而生民之祸烈矣。例证不远,即在袁氏。两三年前,吾民脑中所宿之“神武”人物,曾几何时,人人倾心之华、拿,忽变而为人人切齿之操、莽,袒裼裸裎,以暴其魑魅罔两之形于世,掩无可掩,饰无可饰,此固遇人不淑,致此厉阶,毋亦一般国民依赖英雄,蔑却自我之心理有以成之耳!阳明有言:“除山中贼易,除心中贼难。”秦政之世,践华为城,因河为池,自以为关中之固,金城千里,恃险足以威天下之众矣。然而陈涉一呼,山东豪杰投袂而起,一夫作难,七庙以隳,曾不二世,而嬴氏子孙身死人手矣。以知残民之贼,锄而去之,易如反掌,独此崇赖“神武”人物之心理,长此不改,恐一桀虽放,一桀复来,一纣虽诛,一纣又起。吾民纵人人有汤武征诛之力,日日兴南巢牧野之师,亦且疲于奔命。而推原祸始,妖由人兴,孽由自作。民贼之巢穴,不在民军北指之幽燕,乃在吾人自己之神脑。是则犁庭扫穴之计,与其张皇六师,永事戒备,毋宁各将盘营结寨,伏于其脑之“神武”人物,一一僇尽,绝其根株而肃清之。诚能如是,则虽华山归马,孟津洗兵,不筑路易断头之台,不拓拿翁窜身之岛,亦可以高枕而无忧矣。由来西哲之为英雄论者,首推加莱罗、耶马逊、托尔斯泰三家⒆。“加”氏论旨,则谓世界之历史,不过英雄传记之联续耳。常人薪也,英雄火也,薪无论燥至何度,不能以自燃。引以一星之火,可使燎原也。常人之于社会,其受压迫酷至何度,亦不能自奋其力而为反抗。于此有英雄焉,一夫崛起,赍有天锡之灵光,足以烘耀常人之精神。而社会之改革,于是乎行,社会之进步,于是乎远焉。故英雄者,神人也,神而降为人者也,能见人之所不能见,知人之所不能知,此其所以异于常人也。“耶”氏则异于是,谓英雄者,顺从有众之心理,摄取有众之努力,而始成其为英雄。人第见其人之功业,震于一时,而不知有无数同其意志者,潜盾于其后焉。此所谓英雄者,不过代表此无数之意志,而为其活动之中心耳。故英雄者,人神也,人而超为神者也。“托”氏之说,则正与“加”氏之说相反,谓英雄之势力,初无是物。历史上之事件,固莫不因缘于势力,而势力云者,乃以代表众意之故而让诸其人之众意总积也。是故离于众庶则无英雄,离于众意总积则英雄无势力焉。以余言之,“加”氏之说犹含希腊英雄时代之采色⒇,而为专制政治产孕之思想,今已无一顾之值。“耶”说视“加”说为核实矣,而其立论,终以神秘主义为据,以英雄政治为归,此点与“加”说略同,故亦病未能取。独“托”氏之论,精辟绝伦,足为吾人之棒喝矣。夫圣智之与凡民,其间知能相去不远。彼其超群软类者,非由时会之因缘,即在众庶之信仰。秉彝之本,无甚悬殊也。就令英雄负有大力,圣智展其宏材,足以沛泽斯民,而一方承其惠恩,一方即损其自性;一方蒙其福利,一方即丧厥天能。所承者有限,所损者无穷;所蒙者易去,所丧者难返。寖微寖弱,失却独立自主之人格,堕于奴隶服从之地位。若而民族,若而国家,即无外侵亦将自腐,奚能与世争存!即苟存焉,安有价值之可言。老子云:“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”(21)此所谓盗,殆指盗人秉彝之能而荒之,其民过崇圣智厚赖英雄之性,其即引盗入室之媒欤。或曰:法律死物也,苟无人以持之,不能以自行。古人“人存政举,人亡政息”之言,终寓有不磨之理。若惩人治之弊而专任法律,与监法治之弊而纯恃英雄,厥失维均,未易轩轾。排斥英雄之说,失其中庸,必至流于众愚政治,聚众瞽以事离娄之明,驱众以当乌获之役,乌乎可哉!况十九稘初叶,悉全欧之人,胜一拿破仑,故是稘之文明,植基于唯民主义。二十稘初叶,竭维廉二世之力,以制全欧,即以制全世界。苟或胜焉,则是稘之文明,纵不敢云返于适与唯民主义相反之英雄主义,而必植基于一种新英雄主义,可以断言。庸得以因噎废食,痛恶人治之说至于此极也。应之曰:唯唯否否。余为此言,非纯恃法律万能之力,以求致治之功。乃欲溯本穷源,以杀迷信人治之根性,免致野心之徒,谬种流传,祸机隐伏,野草不尽,春风吹又生也。盖此性不除,终难以运用立宪政治于美满之境。今后取人之准,宜取自用以效于民之人,无取用民以自见之人;宜取自用其才而能适法之人,无取为之制法始能展才之人。盖唯民主义乃立宪之本,英雄主义乃专制之原。而立宪之所以畔夫专制者,一则置重众庶,一则侧重一人;一则使知自重其秉彝,一则多方束制其畀性;一则与以自见其我于政治之机,一则绝其自见其我于政治之路。凡为立宪国民,道在道能导民自治而脱他治。民以是相求,政以是相应,斯其民之智能,必能共跻于一水平线而同并育。彼其众庶,立于水平线以上,以驱策英雄俾为民用可也;降于水平线以下,以待英雄之提撕,听英雄之指挥不可也。彼其英雄守一定之限度,以代众庶而行众意可也;越一定之限度,背众庶以独行其意不可也。此实专制国民服事英雄与立宪国民驱使英雄之辨,亦即专制政治与立宪政治之所由殊也。且拿破仑之与全欧争也,法兰西国民实为之效命。德意志国民之与世界战也,维廉二世实为之前驱。为因不同,为果自异。故拿破仑之败,得谓为全欧败一拿破仑;德意志国民之胜,不得谓维廉二世胜全世界。然则唯民主义可以勃兴于十九稘,英雄主义则断不能复活于二十稘也。代议政治虽今犹在试验之中,其良其否,难以确知,其存其易,亦未可测。然即假定其不良、其当易,其起而代之者,度亦必为校代议政治益能通民彝于国法之制,决非退于专制政治,可以笃信而无疑焉。此美今总统威尔逊氏有言曰:“余敬塔虎脱与罗斯福,余信二氏为吾美国民而活动,与二氏有可敬之人格绝无所疑。但二氏仅为为吾美国民活动之人,而无与吾美国民共动之意;故余代二氏而与吾美国民共行政治。”(22)吾民当知国家之事,经纬万端,非一二人之力所能举,圣智既非足依,英雄亦莫可恃,匹夫之责,我自尸之。必需求一人焉,以司机关,则遴与民共动之人。此而难获,更择为民活动之人,而施以驱策。彼神武自雄者,物大莫容,无所用之。盖迷信英雄之害,实与迷信历史同科,均为酝酿专制之因,戕贼民性之本,所当力自湔除者也。

立宪政治基于自由之理,余既略陈其概矣。顾自由之保障,不仅系于法制之精神,而尤需乎舆论之价值。故凡立宪国民,对于思想言论自由之要求,固在得法制之保障,然其言论本身之涵养,尤为运用自由所必需。盖夫一国专制之积习,沦浃既深,民间持论之态,每易昧于商权之旨,好为抹杀之辞。未尽询谋之诚,遽下彖定之语,此其流弊,以视偶语之禁,腹诽之罚,尚为可怖。汉土自春秋战国以还,诸子争鸣,百家并起,子舆氏以论政名家,所言多与近世民政相符,独其距辟杨墨,至诋为邪说淫辞,而谓“杨子为我,是无君也,墨子兼爱,是无父也。无父无君,是禽兽也。”吁!此其言之背于逻辑,何其甚也!自是而后,儒者排距党伐之风,日以昌炽。韩退之之徒,持议尤为偏激。李卓吾倾心内典,一时学士大夫诋为异端。卓吾自知所言为世弗容,至自名其书为“李氏焚书”。未几,身系囹圄,而书亦成灰烬。呜呼!其群之对于言论之虐,其视专制之一人为何如也。爰及于今,欧西自由之说,虽经东渐,神州共和之帜,亦既飘然高树。而社会言论武断之力,且与其庞杂喧阗之度而俱增,而是非乱,面真伪淆,公理正义乃更无由白于天下,自由之精神,转以言论自由愈湮没而不彰。吾人追究作俑之罪,春秋之义,责备贤者,虽以子舆氏阐明民政之功,而亦不能为之曲讳矣。昔者穆勒氏之论自由曰:“凡在思想言行之域,以众同而禁一异者,无所往而合于公理。其权力之所出,无论其为国会,其为政府,用之如是,皆为悖逆。不独专制政府其行此为非,即民主共和行此亦无有是。依于公信而禁独伸之议者,其为恶浮于违众议而禁公是之言。就使过去来三世之人所言皆同,而一人独持其异,前之诸同不得夺其一异而使同,犹后之一异不得强其诸同以从异也。盖义理言论,不同器物,器物有主人所独宝,而于余人不珍,故夺其所有,谓之私损。而所损者之家寡,犹有别也。义理言论,乃大不然。有或标其一说,而操柄者禁不使宣,将其害周遍于人类。近之其所被者在同世,远之其所被者在后人。与之同者,固所害也。与之异者,被害尤深。其所言为是,则禁之者使天下后世无由得是以救非,其所言为非,则禁之者使天下后世无由得非以明是。盖事理之际,是惟得非,而后其为是愈显,其义乃愈不刊,此其为用正相等耳。是二义者,必分立审辨而后明。言论之出也,当议禁绝之时,从无能决其必非者,就令能决其必非矣,而禁绝之者,仍无功而有过。”(23)此透宗之旨。余之谫陋,初事论事,何以加兹,故微引其言,以证社会言论,对于异说加以距辟,无论其说之本非邪说淫辞,真理以是而隐,不得与天下后世共见,其害滋甚。即令为邪说矣、淫辞矣,其背理之实亦不能以昭示于天下后世,其害仍隐中而无由逃。法制禁之,固非所宜,舆论禁之,亦岂有当。此即征诸杨墨之说,而益信矣。试问今之读书明理之士,有仍以杨墨之学说为无君无父足以尽之者乎?有仍以无君之民为禽兽者乎?希腊圣者苏格拉的,今世哲俊共许为西方孔子者也。顾当其身,国人众推廷鞫,被以慢神不道、惑众倾邪之罪而戮之矣。耶稣基督,今世奉为唯一之救主者也。顾当其身,时人以其人为逆天而戮之矣。最近如托尔斯泰,世尝尊为文豪大哲者也,而前曾受破门之宣告矣。此可知邪说之未必果邪,淫辞之未必果淫。真理正义,且或在邪说淫辞之中也。二十年以前,洋海始通,西学输入,缙绅先生尚持天动地静之说,而以为奇技淫巧焉。今地球环绕太阳之理,声光化电之学,虽在童騃,亦粗知其义矣。盖所谓真理者,亦有从世运而变迁者乎。所不可变者,独此民彝之智察耳。予之自人者,人可以夺之。秉之自天者,则非人为之威福,人为之毁誉,所能汩没以空,澌灭以尽也。故夫声色货利,足以蛊人之形骸也;而民彝之所操,不以是而移也。桁杨刀锯,足以屈人之躯体也;而民彝之所守,不以是而淆也。诋諆距辟,足以禁人之昌说也;而民彝之所向,不以是而反也。即于一言一行之微,其以声色货利蛊之者,其物即缘声色货利而俱存。以桁杨刀锯屈之者,其物即与桁杨刀锯而并立。以低諆距辟禁之者,其物即从诋諆距辟而潜滋。此无他,凡事之涉及民生利害者,其是非真妄宜听民彝之自择,未遽可以专擅之动作云为,以为屏斥杜绝之方也。天之所赋人焉能夺,天之所禁人何能予。道在听民彝之自为趋向,因势而利导之,为容相当之余裕,俾得尽形于政,以收自然之成,无事束缚驰骤之劳,防闲检制之工矣。其或不尔,利其不著,便于制异从同,潜存之势,亦终必发。声色货利桁杨刀锯之力,且不为功,而谓低諆距辟之事,庸能有成哉!是故立宪国民之于言论自由也,保障之以法制,固为必要,而其言论本身,首当洞明此旨。但察其是,勿拒其非,纵喜其同,莫禁其异,务使一群秉彝之所好,皆得相当之分,反复辩论,获其中庸之理以去。最后彖定之辞,勿得轻用,终极评判之语,勿得漫加。健全之舆论成,而美满之宪政就矣。近人海智氏著《政治常识》一书(24),开宗明义即叙著书之旨,不在对于一人一事而为终极彖定之语,惧其侵及天禀而为智力之絯也。其言曰:“排斥终极之彖定,其利乃在致一切政治问题,得应有尽有之人,续行讨论。此类讨论,每足以唤起有效之思索,导于理想社会之域。而此理想社会,即所以表示吾美人生之协和者也。倘吾全美或其一州之国民心觉,不克活泼泼地以呈于公共问题,则其政治之体,不得尽其全能。正犹一人之身,有其一部麻木不仁,余则仅存形式动作之观而已。于宪法限制之内,法令与判决即多数表布之意思,迄于为新行立法制定所更,为兹土之法律,并政治行为之准则焉。在此期间,进步方法之讨论罔有息绝,其查事之精,析论之透,均为其进程所达之验也。盖背乎逻辑之推论,苟为根于事实而设者,其视合乎逻辑之推论,所据之事全为子虚者,厥失为少。前者得其时而或有合,后者徒为美辞之助而永无其果。前者犹为实用,后者只为空理。心性之重乎讨议,殆与求构之结论无殊也。”(25)准乎斯言,不以凡事之理曲是非揽之于己,而下最后判彖之辞,则其理曲是非自能获于天下公论之中。盖其参究互议之果,乃能求一事实为之根据。而后逻辑之用,方为不荒,心觉之能,始能昭著,舆论之声,乃能扬于社会而有伟大之权威也。吾民可以谛审其理矣。

此新闻共有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
返回顶部 】 来源: 【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相关新闻:
·致蒋梦麟
·筑声剑影楼诗——吊圆明园故址(二首)
·岁晚寄友
·挽孙中山联
·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
·马克思经济学说
·牺牲
·废娼问题
 
 
故居动态

友情链接
 北京市文物局
 国家文物局
 故宫博物院
 北京宋庆龄故居
 老舍纪念馆
 乐亭李大钊纪念馆
 烈士陵园纪念馆
版权所有 2007 © 北京李大钊故居管理处 开放时间:周三至周日 9:00-16:00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文华胡同24号 电话:010-66089208 传真:010-66089208
技术支持:北京创智沟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