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大钊故居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著作文集 >> 内容
 
民彝与政治
作者:李大钊 查看: 时间:2007-9-26 2:37:32 【

民彝何为而作也?大盗窃国,予智自雄,冯借政治之枢机,戕贼风俗之大本。凡所施措,莫不戾乎吾民好恶之常,而迫之以党于其恶。迨已极其暴厉恣睢之能事,犹恐力有弗逮,则又文之以古昔之典诰,夸之以神武之声威,制之以酷烈之刑章,诱之以冒滥之爵禄,俾其天赋之德,暗然日亡,不得其逻辑之用,以彰于政治,而伦纪宪章,失其常矣。呜呼!此其所系,讵止一时之安危治乱而已哉!书曰:“天视自我民视,天听自我民听。”视听之器,可以惑乱于一时,秉彝之明,自能烛照夫万物。如铸禹鼎,如燃温犀,罔两么麽,全形毕现。究之,因果报偿,未或有爽。向之盗劫民彝罔惑民彝者,终当听命于民彝而伏诛于其前,则信乎正义之权威,可以胜恶魔,天理之势力,可以制兽欲也。诗云:“天生烝民,有物有则。民之秉彝,好是懿德。”(1)言天生众民,有形下之器,必有形上之道。道即理也,斯民之生,即本此理以为性,趋于至善而止焉。爰取斯义,锡名民彝,以颜本志。一以示为治之道,在因民彝而少加牖育之功,过此以往。即确信一己所持之术足以福利斯民,施之实际亦信足以昭其福利,极其越俎之害,必将侵及民彝自由之域,荒却民彝自然之能,校量轻重,正不足与其所被之福利相消,则毋宁于牖育之余,守其无为之旨,听民之自器其材,自踏其常,自择其宜,自观其成,坦然以趋于至当之途之为愈也。一以见民彝者,吾民衡量事理之器。藏器于躬,待时而动,外界所加之迷惑迫压,如何其棼且重,彼自有其纯莹之智照,坚贞之操守,有匪先民之典谟训诰所能繄障以尽,奸雄之权谋数术所能劫持以穷也。方今求治之道虽广,论治之言虽庞,而提纲挈领,首当审谛兹理,以为设施。违此则去治日遥,泯棼之端,且惧迭起环生之无已矣。

诠“彝”之义,古有殊训。一训器:宗彝者宗庙之常器也。古者宗法社会时代,即祭即政。盖政莫始于宗庙,地莫严于宗庙,器亦莫重于宗彝也。故称其重者以概其余而为百器之总名。有祭器焉,有享器焉,有养器焉,有藏器焉,有陈器焉,有好器焉,有征器焉,有从器焉,有旌器焉,有约剂器焉,有分器焉,有赂器焉,有献器焉,有媵器焉,有服器焉,有抱器焉,有殉器焉,有乐器焉,有儆器焉,有重器焉。国家于冠、昏、丧、祭、征讨、聘盟、分封、赂献、旌功、平讼诸典,必以器从。(2)是器乃为国家神明尊严之所托,有敢窥窃神器者,律以叛逆。周之衰也,楚人问鼎之轻重,王孙满严辞绝之,春秋嘉其功焉。古之灭人国者,迁其重器,此名与器所由不可以假人也。商器之文,不过象形指事而已。周器之文,乃备六书,乃有属辞。其有通六书、属文辞、载钟鼎者,皆雅材也。制器能铭,居九能之一。凡古文可以补今许慎书之阙,其韵可以补雅颂之隙,其事可以补春秋之隙,其礼可以补逸礼,其官位、氏族可以补世本之隙,其言可以补七十子大义之隙。三代以上,无文章之士,而有群史之官。群史之官之职,即在以文字刻之宗彝。(3)是则宗彝至于有周,不啻文史、舆诵、箴规、典要之渊源。殆如罗马十二铜表(4)之类,固不徒供金石家鉴定之资而已。余今举此,非故罗列古光古色,以坟冢窟藏之物眩惑吾二十稘国民之耳目,如古董论者之所为;乃以疏证文义之初,明古者政治上之神器在于宗彝,今者政治上之神器在于民彝。宗彝可窃,而民彝不可窃也;宗彝可迁,而民彝不可迁也。然则民彝者,悬于智照则为形上之道,应于事物则为形下之器,虚之则为心理之澂,实之则为逻辑之用也。彝亦训常,《书·洪范》云:“彝伦攸叙。”彝伦者,伦常也,又与夷通用。老子云:“大道甚夷,而民好径。”(5)夷,平也。为治之道不尚振奇幽远之理,但求平易近人,以布帛菽粟之常,与众共由。所谓以其易饱易暖者自过吾之身,以其同饱同暖者同过人之日,故能易简而得理,无为而成化也。盖非常之原,黎民惧焉,庸言庸行,匹夫与知。以非常之政术,增庸众之迷骛,以非常之教令,重庸众之桎梏,虑其闻见不熟,或将未寤而惊也,动止不安,或将絷而颠且仆也。吾国求治之君子,每欲以开明之条教,绳浑噩之编氓,依有方之典刑,驭无方之群众。己所好者,而欲人之同好,己所恶者,而欲人之同恶。有诸己矣,而望人之同有,无诸己矣,而望人之同无。抑知此一身之好恶非通于社会之好恶也,此一身之有无非通于社会之有无也。今以一身之好恶有无制为好恶有无之法,以齐一好恶有无不必相同之人,是已自处于偏蔽之域,安有望于开明之途也!任其好同恶异之性,施其强异从同之权,擅权任性,纵其所之,别白太纷,争攘遂起,同者未必皆归,异者从此日远,而政以乖方,民以多事矣。此好同恶异之性所以不可滋长,强异从同之事所以宜加痛绝也。(6)《诗》云:“天之牖民,如壎如箎,如璋如圭,如取如携。携无曰益,牖民孔易。民之多辟,无自立辟。”(7)是知牖民之道,在因其天性之和合,而浚发其资能之所固有,如量以显,勿益其所本无,以求助长之功,则其效易睹。盖人生有欲,政治亦达其欲之一术耳。民之罹于辟者原自多端,不因性以为法,而立法以禁欲,则是辟自我立,不因乎人。但求其同,不容其异,专制之源而立宪之反,其结果必至法网日密,民命日残,比户可诛,沿门可僇也。欧洲当中世之际与改革之初,人之演用魔术而触法以死者累千累万,为其演用之者,不论谁何,皆害天人之法也。然其时,对于魔术之信念,颇踞坚厚之势,于象心之中,故虽诉之刑僇,亦无能减其演用与对之之信念。新旧教坛之疾呼,民政官司之竭力,其于禁遏魔术之演用,均无效力。惟至数辈明达,简明以示其理,谓兹世绝无演用魔术其事,以无魔术其物,故其事乃止。寻其舛误,乃在诉由误解而动作之人于刑,与听诉人为其实际所不能为之事而后因之以为惩责焉。(8)夫非常之法,其于民也,背逆其生之常态,实与绝无是物之魔术相等。今以魔术迫之使行,不用则从而刑之僇之,此其为害,尤甚于欧洲中世之禁用魔术者远矣。彼其非常之法,果为政治之良图,而离于其民,已失其本然之价值,不能收功,反以贻害,况以侜张为幻,鬼蜮阴行,躬演盗国欺民之魔术,陆离光怪,莫可名状者,而犹靦颜以白于众曰,此民意也,此国情也,此长治久安之道也,此救国救民之心也。呜呼!亡国妖孽,遘之不祥。苟天地不改其常道,人类未泯其常性,将必有操矛矢张弓弮以祓除之者,而不能与一朝居矣。此非常之法、反常之象所以终不可久也。彝又训法。《书》曰:“永弼乃后于彝宪。”民彝者,民宪之基础也。英伦宪法之美,世称为最。戴雪尝论之曰:“英伦宪法,吾人自束发受书,即稔闻之。匪制造而成者,乃发育而成者也;非空玄理论之果,乃英人固有本能之果也。此固有本能,乃以致英人建此基础巩固之制度,不必经建筑方术之研究,正如蜂之构巢,何种技艺不足拟其良巧焉。故英宪时优之质,不一而足。吾人祖若宗,所由崇为宝典,决非近百年来世界开化诸邦之模拟赝造、剽窃,所可同日而语也。但英宪之发生,究在何时?创造之者,究为谁某?均非能明。其记载章条之成典何在,亦无能示。要之,英宪实自然发育之物,无论英人外人,纵遇不能晰解之处,而亦不可不尊信者也。”(9)此其所云英人固有之本能,即英之民彝也。所云固有本能之果,即以明英宪迺顺民彝自然之演进,而能一循其常轨,积习成性,遂为不文之典,不惟勿需编纂之劳,且力避编纂之举,以柔其性,而宽其量也。吾民彝之屈而不信、郁而不彰于宪典也久矣。兹世文明先进之国民,莫不争求适宜之政治,以信其民彝,彰其民彝。吾民于此,其当鼓勇奋力,以趋从此时代之精神,而求此适宜之政治也,亦奚容疑。顾此适宜之政治,究为何种政治乎?则惟民主义为其精神、代议制度为其形质之政治,易辞表之,即国法与民彝间之连络愈易疏通之政治也。先进国民之所以求此政治者,断头流血,万死不辞,培养民权自由之华,经年郁茂以有今日之盛。盖其努力率由生之欲求而发,出于自主之本能,其强烈无能为抗也。吾民对于此种政治之要求,虽云校先进国民为微弱,此种政治意识觉醒之范围,亦校为狭小;而观于革命之风云,蓬勃飞腾之象,轩然方兴而未有艾,则此民权自由之华,实已苞蕾于神州之陆。吾民宜固其秉彝之心田,冒万难以排去其摧凌,而后以渐渍之工夫,熏陶昌大其光采,乃吾民唯一之天职,吾侪唯一之主张矣。


此新闻共有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

返回顶部 】 来源: 【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相关新闻:
·致蒋梦麟
·筑声剑影楼诗——吊圆明园故址(二首)
·岁晚寄友
·挽孙中山联
·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
·马克思经济学说
·牺牲
·废娼问题
 
 
故居动态

友情链接
 北京市文物局
 国家文物局
 故宫博物院
 北京宋庆龄故居
 老舍纪念馆
 乐亭李大钊纪念馆
 烈士陵园纪念馆
版权所有 2007 © 北京李大钊故居管理处 开放时间:周三至周日 9:00-16:00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文华胡同24号 电话:010-66089208 传真:010-66089208
技术支持:北京创智沟通数码科技有限公司